Saturday, August 7, 2010

关于吸血鬼 About V-A-M-P-I-R-E Part 2

能力和特征

表现

没有影子:属于日耳曼文化的某些地区,人们相信吸血鬼是没有影子的,影子和映像都是灵魂的象征,因而吸血鬼没有灵魂就没有影子和在镜子里的映像。   

长而尖利的犬牙吸血鬼通常通过牙齿切入被害人脖子来吸取鲜血,有些在平时状态能隐藏该特征——这已经变成了吸血鬼最主要的特征之一。   

能够变身为蝙蝠目前吸血鬼总是和蝙蝠联系在一起,而且它们的周围通常有蝙蝠围绕,自身也能变成吸血蝙蝠。   

以坟墓和棺材作为栖息场所在白昼吸血鬼往往在棺材或坟墓里休憩,以尸体方式存在。只有在阳光消失后才活动。这是普遍的没有异议的吸血鬼特征,人们认为吸血鬼惧怕阳光。

其他特征基于现代在艺术领域对吸血鬼的加工美化,它们还具备以下特征。   

男的面貌英俊,体型修长高大,女的则妖娆美丽,它们往往有自己的城堡,而且本身是贵族。

这是在中世纪几个历史人物为原形的基础上所衍生的。

着黑礼服,并有外黑内红或全黑的披风和斗篷、皮肤惨白,嘴唇红艳,眼睛多为红色且发结很高。

手指能变为坚硬的爪子。

身体冰冷。

有极快的速度,能飞行——有些吸血鬼通晓魔法,并具有不可思议的灵力。

力量极大,除了致命弱点外不怕任何攻击,拥有不死之身。有着很高的智慧。

后世影响

现实原形

卟啉症

古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通常被认为是第一个认识到卟啉症的人,当时,他把这种疾病看作一种血液病或肺病。

直到1871年,德国伟大的生物化学家菲利克斯·霍珀-塞勒才发现了卟啉色素同卟啉症之间的因果关系。

1889年,B.J.斯托克维斯将一系列的临床症状统称为“卟啉症”,从此这种怪病的名称得以确立。   

卟啉症是指一组疾病,每种各有其特殊的典型表现,其共同特点是尿和/或大便中大量排出多种卟啉、卟啉原和卟啉的前身物质。   

卟啉症可分为两大类:
♣红细胞生成性卟啉症
♣肝性卟啉症

先天红血球生成卟啉症(CEP)的患者被怀疑是吸血鬼故事的起源 。

卟啉症有众多表现形式,比较常见的一种是急性间歇型卟啉症(AIP),英国的“疯子国王”乔治三世就是这种疾病的受害者之一。

最严重的卟啉症是先天红血球生成卟啉症(CEP),它的患者的悲惨命运被怀疑是吸血鬼故事的起源。

尽管卟啉症通常是由于基因突变所导致,但饮酒过度和环境污染也会诱发这种疾病。   

卟啉这个词源自希腊文中的porphura,意思为紫色。

据考证,希腊人是从腓尼基人那里学到的这个词。在腓尼基,人们从紫色软体动物体中提取紫色素,用来为王室家族的长袍染色。

后来,在拜占庭帝国,由这种象征高贵的紫色而衍生出了“born to the purple”(生为紫色,意译为“生为贵族”)的俗语。

同“口含银勺”不同,它的含义中贵的一方面盛于富的一面,通常只有皇族后裔和贵族才当得起这样的形容。   

不过,那些生来就和紫色素卟啉(porphyrin)有着拎不清的关系的卟啉症患者,可就远远没有那么幸运了。

这种因为血红素生成过程中的基因变异或环境毒害而产生的光敏色素一旦接触日光就会变成烈性的毒素,并能引起至少8种类型的卟啉症。

在最严重的卟啉症患者体内,卟啉会蚕食聚集区域附近的组织和肌体,使患者严重贫血,面部器官腐蚀,尿液呈现紫红色,并出现种种怪异的、让人联想起吸血鬼的举止——

惧怕阳光: 卟啉是一种光敏色素,它会聚集在人的皮肤、骨骼和牙齿上。大多数卟啉在黑暗中呈良性,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危害,但一旦接触阳光,就会转化为危险的毒素,吞噬人的肌肉和组织。因此,卟啉症患者像传说中的吸血鬼那样,只能生活在黑暗世界里,不能见光。   

面容苍白: 绝大多数卟啉症患者都伴有严重的贫血,这不仅因为他们通常只能生活在黑暗中,更重要的是,他们身体中的卟啉会影响造血功能,破坏血红素的生成。通常,卟啉症患者的身体上还会带有大片的色素沉积——往往是紫色的。

不死之身: 由于毒素的作用,卟啉症患者的耳朵和鼻子都会被其腐蚀,而皮肤上也会布满疤痕,使他们看上去格外苍老。在欧洲的传说中,长生不死的人常常都会被描述为类似的样子,以讹传讹的,就有了“吸血鬼有不死之身”的说法。实际上,卟啉症患者的寿命通常都非常之短。   

牙齿尖利如狼: 卟啉接触阳光后会转化为可以吞噬肌肉和组织的毒素,主要的表现之一就是它会腐蚀患者的嘴唇和牙龈,使他们露出尖利的、狼一样的牙齿。腐烂的牙龈看上去总是血淋淋的,难免会让人联想起吸食鲜血的吸血鬼。

迷信风气

18世纪,理性在启蒙运动下得到了胜利,在这一时期各种迷信严重受挫。

相反的,吸血鬼迷信风潮在这段时间里却得到空前的发展,而且俨然成为了社会现象,这现象引起了宗教方面的关注。   

不少关于吸血鬼的阐述的学术得到出版,并且在另一方面,理性一派对类似的文章大加批判,从而成为论著间漫长激烈地争论。

在这情况下,教会不可能保持缄默,塞农(Senones)修道院的院长卡尔梅(Dom Augustin Calrnet)出了一本《论匈牙利、摩尔达维亚等地的附体鬼魂、被开除教籍人、吸血鬼及活尸》的论著。

于1746年在巴黎出版,他的本意是驳斥吸血鬼迷信,但书中列举大量有关的例子,引起了人们的争论。   

这种论著交战的结果只有两个:
♠这类迷信过去在很多地区属于道听途说,而现在则广为人知;
♠是所有人都接受了吸血鬼这个词,使“Vampire”得以系统地固定了下来。

它的另几种写法是“Vampyr”“Vampyre”“wampire”以及拉丁文里的另外,从当时开始,吸血鬼三个特征也普遍为人所接受:它是一个附体的鬼魂,而不是虚无的幽灵,也不是魔鬼;吸血鬼是在夜里从坟墓、棺材里出来吸食活人的血液得以延续生命的;吸血鬼袭击过的人,死后也会成为吸血鬼(拥有初拥)。

欧洲迷信风俗


罗马尼亚

在欧洲,罗马尼亚一直是吸血鬼迷信最复杂的地方。而罗马尼亚的特兰西瓦尼亚(Transylvania )作为小说《德库拉》中主人公德库拉的居住地,更是当之无愧的“吸血鬼之乡”。在罗马尼亚,关于吸血鬼的迷信的语言和风俗到现在还可见到。   

在罗马尼亚,吸血鬼叫斯特里戈伊(strigoi)、库科伊(Curcoi)、库罗伊(Curoi)等一大串名称。更有莫罗伊(Moroi,会下冰雹的成年吸血鬼)、普罗科西里(Procolici,与狼人最为相近的罗马尼亚吸血鬼)、维尔科拉克(Vircolac,活着的或像吸血鬼的鬼魂,会引起日蚀、月蚀)、萨姆卡(Samaca,半熊半人、喝人血的老太婆)等类似吸血鬼的产物。   

古时,罗马尼亚深山中的农民相信,猫这种白天黑夜都能活动的动物,从死人身上经过时,死人会变成吸血鬼。而狗是与地狱有关的动物,从死人身边过,死人同样会变成吸血鬼。公鸡与太阳有关,能报晓。它的啼鸣可以赶走吸血鬼,它死后吸血鬼可以为所欲为。所以用公鸡祭献死者,死者同样会变成吸血鬼。所以人死后装进棺材埋葬要十分小心。罗马尼亚人用钉子钉进死者额头 ,用针刺进尸体,或者在尸体嘴里放蒜,以此来防止死人变成吸血鬼。

斩除吸血鬼的仪式叫做“大修”(Grand Reparation),要在拂晓进行。主持仪式的人用木桩刺进吸血鬼的心脏,用掘墓铲砍掉脑袋,把尸体烧成灰,随风飞扬或者埋在两条路的交叉口上。为了把受害者从吸血鬼手中救出来,罗马尼亚人创作了一些“驱魔咒”,然后在煎药时吟咏三遍。念了一段后要用牡丹的纤维与黑母鸡在星期六黄昏时下的蛋一同喝下去,然后再念一段咒语。 

波兰

Upior(也称为Upier(男性)、Upierzcya(女性)),这种生物及其名称源于东欧的斯拉夫国家,主要是波兰,而又与临近地区发现的那些同类有所不同。主要的区别在于用来大量吸食血液的倒钩状的舌头及睡眠的时间。   

这种生物大半夜都在睡觉。只在正午和半夜间起身,因其无止尽的饥渴而闻名于不死的生物中,这些吸血鬼对血有着惊人的爱好,不管吸入多少,它们永远不会感到满足,甚至喜欢躺在血泊中睡去。UPIOR也爱好卷曲的裹尸布--那些在其葬礼时用过的裹尸布。   

波兰人会在那些死者的身上小心地放置一些珠宝用于辟邪,使尸体不至于变为可怕的东西.他们将死者面部朝下,并在腋窝、胸部,鄂下放置柳木十字架;用大量的泥土将尸体深深地埋于地底。为了得到进一步的保护,死者的亲属会食用血面包,一种用吸血鬼血和面粉以某种形式形式混合制成的烤面包。这被认为能使他们对吸血鬼的任何攻击产生免疫。同时木柱和斩首的方法在当时也相当流行。



意大利   

罗马帝国的存在地以及后来的基督教中心,一个与不死生物发源地相对的地方。基督教以及之后的天主教教会,在梵蒂冈建立了僧侣统治制度,使得西方多数重要的,被承认的吸血鬼地域中的嗜血者们性情大变,开始害怕十字架、圣水、宗教及圣徒。   

尽管意大利有很多风俗与死亡、死者、鬼或灵魂的回归有关,但却没有没有时髦的本土吸血鬼种群,例如Abbuzzi(或Abruzzo)。在意大利中部地区,有一些相当有趣的说法,认为每年11月1日是死者回家的日子。这种迷信与流传下来的古代罗马宗教元素有一定的关系。

斯拉夫吸血鬼

包括俄罗斯,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和波兰在内的斯拉夫民族,有着世界上最丰富的吸血鬼神话,传奇。在公元九世纪,十世纪时,正教和罗马教廷为权力而在此发生冲突,结果于1054年分裂。这在吸血鬼传奇的发展上造成了一个很大的差异——罗马教廷认为肉体不朽者是圣人;而正教认为那是:吸血鬼。   

斯拉夫吸血鬼的神话在九世纪异教与基督教的冲突中得到发展。基督教得胜了,但是吸血鬼与其他许多异教的信仰的传说中继续。塞尔维亚人为了保证住宅不受吸血鬼攻击,通常用柏油在门窗上画上十字架。在俄罗斯,人们把罂粟的种子或蔷薇的刺洒在通向墓地的道路上。俄罗斯人还用山杨木桩刺穿吸血鬼的心脏,其他国家多用山查木。

吸血鬼的死亡

正如人类的死亡方式分为自杀和他杀一样,吸血鬼也是。   

在漫长的时间内,忍受寂寞,枯燥的生活,饶是高贵而又善变的血族也忍不住产生自杀的念头。但是,因为身为撒旦的子民,从诞生起就匍匐在撒旦的脚下,是很难有能力挣脱束缚,做出违反本能的自杀手段的。而且,即使在强大的刺激下挣脱束缚,自杀而亡,也是十分难看狰狞的死法,所以,血族很少选择这种不高贵的死法的。那么,他们常用的“自杀”方式是什么呢?   

其实,就是培养一个比自己强大的血族(一般选择与自己羁绊深的血族)。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的给他刺激,毁坏他的生活让他对自己产生强大的恨意(要知道,杀死同族的罪名足以让其一生处于逃亡)。但是,血族作为高傲的种族,是很难允许别人比自己强大的。所以,如果一个血族有意识的做这些事并任对方超越自己,我们可以将这种行为定义为自杀了。   

至于他杀,因为血族强大的恢复能力,如果想要消亡一个血族,除了圣力就是完全毁灭。   有些说法,正午的太阳还是可以消亡血族的。不过更多的说法认为,百年的血族已经完全不怕太阳了。比较正规的还是银质子弹打入心脏,或用特殊的能力(血族内的争霸),或火烧。还有一种方法,用银质十字架插入吸血鬼的心脏。(普通十字架也行) 还有一些说法,吸血鬼也是有寿命的。所以也是有老死的说法。

吸血鬼的伤害

早期的吸血鬼是纯粹吸取人血的恶鬼,类似于欧洲传说中的狼人。在中世纪以后,尤其是浪漫主义的兴起,吸血鬼因为其独特的存在方式而带有浓郁的性、情欲方面的色彩。其主要攻击方式为吸血,少数存在食人的现象。作为吸血鬼往往能诱惑异性并在不知觉中夺取对方的生命。   

吸血鬼攻击时一般不会让被害人感觉疼痛,在很多吸血鬼作品里被害人(男女都有)很多以微笑幸福的表情成为它的食物。吸血鬼攻击的结果也不同,大致有以下几类:   

纯粹吸血被害人被袭击后一般不会死去,也不会变成吸血鬼,但会因失血而虚弱。此方式的衍生是有时候吸血鬼会将被害人的血液吸干而导致人因为大量失血而死去。   

代身吸血在与前一种方式相同的情况下,被害人还会在死后成为吸血鬼,或者如同病毒传播,被吸血鬼攻击的人会在短时间内变为吸血鬼。有说法说类似而成为的僵尸是比较低级的,缺乏自己智慧,成为单纯的嗜血疯子。


成为吸血鬼的方法

根据小说及电影:   

一般说来每个凡人在死后都可能成为吸血鬼,尤其是被开除教籍的人、自杀者、暴死者、巫师、早夭的孩子、以及死后没有进行基督教葬礼的人,有些人是注定的,如出生时嘴里有牙齿,或头上有胎膜的人,眼珠颜色极深或极浅,长着红棕的头发,类似出卖耶稣的犹大,或者身上有红斑。吸血鬼本身也可以有后代,并且,上代的种种能力和特性都将被继承。   还有说法为9月生的都是吸血鬼。   

另一类说法是被吸血鬼袭击,就可以直接成为吸血鬼,并不断地蔓延——当然这些是属于比较低级的僵尸而已。也有通过特殊仪式,即签定所谓的魔鬼契约而将自己转为僵尸的做法。   最完美的一种说法是,吸取吸血鬼的血液,可以将自己变成吸血鬼,拥有强大而奇特能力的魔鬼。   

被纯种吸血鬼吸食血液后可变成最低级的吸血鬼(也就是LEVEL E)。而变成吸血鬼的人类与吸食他血液的纯种吸血鬼之间有不可分开的羁绊。变成吸血鬼后最终将失去理智,如想不再堕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吸取把自己变成吸血鬼的纯种吸血鬼的血。   

还有一种,就是拥有吸血鬼强大的吸血鬼魔法,公爵以上的吸血鬼都有一只魔戒,这只魔戒可以吸取他人的吸血鬼魔法,增强自己的魔力。但大多数吸血鬼不知道这种用法,他们都单纯的以为那是身份的象征,只有少数知道,但知道的大部分那是亲王级以上的,他们没有兴趣去吸别人的魔法。


卡玛利拉六戒律



成为吸血鬼后的该隐和莉莉斯生下拥有“最近乎神力量”美称的13个第三世代吸血鬼。而这13个第三世代吸血鬼就演变成了现代吸血鬼的13氏族。也有传说是说,这第三代吸血鬼是指得诺亚方舟里的人类。等洪水退后,他们从方舟中走出来与第二世代吸血鬼发生圣战,并将所有第二世代吸血鬼杀死就是如此,第三代吸血鬼就被誉称为“最近乎神力量”的吸血鬼。   

而数千年后的今日,吸血鬼的血脉已经到达第13至第15代了。 在中世纪以前,吸血鬼成员由于拥有特殊异能和不死之躯,通常可以成为一方霸主,甚至互相争权。直到十四世纪左右,天主教廷宗教审判所确知吸血鬼的存在,随即大肆进行补杀。虽然吸血鬼拥有异能,但是任何一名吸血鬼都无法同时阻挡千百名凡人的合作威胁。于是吸血鬼的生存陷入空前危机。   

为了因应恶劣的局势,当时的几个吸血鬼氏族(约为第六至八代)不得不进行结盟,于是产生了 Camarilla (密党) 盟派。这是由七个氏族所组成的盟派 ,也是至今较大的盟派。密党创立之时立下了六道严格的诫律传统 (Six Traditions ),要求盟派中的后世吸血鬼永远遵行。整个戒律传统的最高宗旨, 就是规定吸血鬼必须隐匿于人类社会中,绝对不得暴露身份,以免导致吸血鬼生存的危机,这就是「避世」戒条的来由。   

密党之外的另一个盟派是魔党(The Sabbat)。虽然每个氏族都可以加入魔党,但主要是由两个氏族所控制。魔党是卡玛利拉的宿敌,他们不承认避世的教条,他们以恐惧、武力和威胁作为统治方式,传说魔党会将新加入的吸血鬼活埋,造成其恐惧,并再以仪式和血系 (Blood Bound)加以控制。魔党还将人类视为低等动物,随意驱使残杀。密党成员通常称呼撒霸特为「黑暗之手」。  

另外,未加入密党或魔党的其余四个氏族,则通常在两个盟派的斗争中保持中立或见机行事。

第一戒条:避世   

第一条传统是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血族戒律:避世。违反此传统的血族会受到最严厉的处罚,而整个血族也可能因此受害。   

第二戒条:领权   

中世纪以前的血族大多有自己的地盘,但当代的血族领域通常是指亲王的辖地。有些地方的亲王力有未逮,会将辖区暂时分封给长老们管理,这大多含有政治上的互动意义。   

有些年轻的叛逆者会扭曲这项传统的原意,想要结党成派地形成地方势力。就像街头黑帮一样,这些小帮派常常彼此争斗。但只要他们不违反潜藏的戒律和亲王的号令,不让事情闹得太大,长老们并不会在这一点上加以过度约束。事实上,亲王通常会设法让这些街头帮派彼此不合,让叛逆的血族成员彼此压制力量。   

第三戒条:后裔   

这道传统中所谓的长老,本来是指自己的尊长,不过现在卡玛利拉通常解释为该地的亲王。也就是说,如果血族要创造新的血脉,必须徵得所属地亲王的同意。亲王对于新创造的血族,拥有绝对的处置权,他可以承认其资格、纳为己出、将其放逐或甚至杀掉。卡玛利拉赋予亲王这项权力,以控制叛逆者的数量。   

第四戒条:责任   

血族有义务全责照顾自己创造出来的晚辈,直到引介给亲王释放身份为止。在血族社会中,晚辈是被当作孩童一样的教导抚养,尊长必须尽力加以指导教养,使其成熟。一旦被亲王认可之后,晚辈便获得独立之身,拥有和其他正式血族成员一样的权利。当然,被释放的新血族成员如果仍从事一些“幼稚”的行为,便会受到其他血族的耻笑。新血族成员必须以能力证明自己的确有资格成为血族社会中的成人。   

第五戒条:客尊   

通常血族很少远行,但是只要进入其他血族的领地,便必须接受其统治。当代的的领地指的就是亲王的辖地,当血族进入某亲王的辖地时,通常必须晋见让其知晓。晋见的过程随不同的亲王而异,有些亲王要求正式的会面仪式,并且必须通报血脉身份,有些则以简单的方式互相认识。进入他人领地未通报的血族,若被发现,通常不会受到太大惩罚,只会被抓到亲王面前质问一番然后饬回。这项传统主要是为了保障亲王的统辖权,因此亲王在晋见之后,通常不会过度拒绝外来者,除非是恶名昭彰之徒。   

叛逆者常不愿主动遵守这项传统。另外,Methuselahs也大多不理睬亲王的权力,因为他们通常活得比亲王还长久,能力十分强大,在他们眼中,一般血族和人类没什么两样。
第六戒条:弑亲    

这项传统向来备受争议,过去的 Elder指的是尊长,但当代的意义已逐渐转为特指亲王。也就是说,只有亲王拥有处决辖下血族的权力,这项权力是受到卡玛利拉所认可的,只要亲王是因为维护传统而使用此权力,通常长老便会支持他。这也是当代年轻血族与年老者的主要冲突点。犯下“谋杀罪”的血族成员,通常会被亲王以猎杀令缉捕。   

对于严重违反传统戒律的血族,所谓的惩罚通常只有三个字:杀无赦。亲王有权下达猎杀令,他通常会秘密命令一些或全部辖地中的血族补杀犯戒者。若有其他血族敢协助被猎杀者逃亡,将视为是对亲王权威的严重触逆,而成功捕捉到被猎杀者的血族,通常会获得一定的名声,同时也可能有权取得被猎杀者的血液,因此许多年轻的血族常愿意参与猎杀行动。   一般而言,只要亲王下达了猎杀令,便在辖地内永远有效。但是卡玛利拉允许高层的秘密会议 (Conclave) 事前否决亲王的命令,参与秘密会议的成员以正反证据作为表决依据。若亲王不遵从秘密会议决议,虽然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但是必然会损失相当的名望。   

六大戒律为Camarilla (密党)创立之时立下的,所以其他党派不必遵守。

血族氏族

(吸血鬼氏族)   

《Brujah 族》布鲁赫族   

标志的原形是两把对刺的血剑Brujah是血族中最适合战斗的氏族,确实,Brujah成员体格基础是所有血族中最好的。   

不过Brujah成员信仰观念的复杂程度也是血族中数一数二的。从纳粹主义者到环境论者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外人看来Brujah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仅仅因为对权威的蔑视才使他们走到了一起。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有个笑话说,Brujah还留在密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能完全代表他们去填离党协议。事实上Brujah的不统一主要因为他们的成员人数。没有任何其他氏族有像Brujah那么多的成员成为无政府主义者(Anarchs)。可以这么说,每天晚上都有Brujah成员背离密党的事情发生。那些依然留在密党中的Brujah成员对长老和亲王来说也是些麻烦的家伙。尽管如此,Brujah成员还被认为是重要的武士--因为在面对面的战斗中,没有那种吸血鬼比他们更可怕。   

Brujah是Gangrel家族的盟友,Ravnos家族和Ventrue家族的敌人。Brujah的祖先为Troile,他曾经把Brujah的血吸干。现在Brujah的后代称为True Brujah,而Troile的后代是普通的Brujah。


这个氏族主要分成3个派系:

Iconoclast(the TRUE anarchs): 他们对所有的一切都加以抨击不尊重任何机构或是权威。他们遵守潜藏戒律,不过仅仅是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   

Idealist: 大部分年长的Brujah成员和几乎所有的Brujah长老都属于这一派。他们从过去的历史中吸取智慧和指导, 相信Brujah应该团结一致建立一个新的Carthage。   

Individualists: 两个派系之间的折中派,他们为了氏族的未来而共同努力。但他们不像Idealist那样要求别人服从他们的指挥。

《Gangrel 族》冈格罗族   

Gangrel也许是所有血族中最接近自然内心的氏族。这些漂泊不定的独行者们不喜欢社会的束缚而喜欢野外的舒适生活。不过他们怎样在野外避开狼人的进攻还是个迷。也许他们有改变自己的外形来欺骗别人的能力,如果有人说他看见了一个吸血鬼变成了狼或者蝙蝠,那么他见到的十有八九是Gangrel。和Brujah一样,Gangrel成员通常是强大的战士。不过和Brujah不同的是,Gangrel作战时的勇猛不是来源于无法无天的狂暴而是来源于他们的兽性本能。Gangrel成员渴望理解自己灵魂中的兽性(the Beast)。夜间他们会和其它动物交流。当Gangrel成员的兽性爆发失控时(Frenzy),他们的身体将不可逆转的拥有部分动物的特征,有时他们的眼睛会变得像猫眼,他们的脚也可能变得像是爪子,甚至有可能长出尾巴。所以,很多年长的Gangrel成员看起来更像某种动物而不是人类。在一些较少的情况,他们的意识也会有动物化的倾向。

《Malkavian 族》迈卡维族   

即使是其它招人憎恶的家伙也非常害怕 Malkavian 成员。他们被诅咒的血液污染了他们的神志。一个Malkavian成员在被初拥(the Embrace)后不久就会变得神经错乱(当然,前提是他们在这之前还没有神经错乱)。这些家伙神经错乱的症状可谓多种多样,从狂大症到妄想症到多重人格都是很普遍的,事实上也没有什么症状从未出现过。Malkavian通常被认为非常危险。由于他们常受突如其来的欲望和莫名其妙的幻觉所支配,有时甚至会把刀锋对准别的血族。而且由于他们的疯狂使他们失去了对疼痛和最终死亡的恐惧,所以要制服他们也非常的困难。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也被整个血族社会排斥。但实际上在癫狂的背后,Malkavian 成员往往有着过人的洞察力,甚至可以说是智慧。

《Nosferatu 族》诺菲勒族   

由于他们丑陋扭曲的外貌,Nosferatu 必须远离人类社会在地下生活,而不能像其它的吸血鬼那样藏身于人类社会之中。Nosferatu 在被初拥之后就一天天变得丑陋,其它的血族都排斥这些生活在下水道或者地下墓穴的家伙,认为他们是令人生厌的东西,不是非常必要就不和他们来往。由于他们的丑陋和污名,他们在地面行动时尽量避免被人发现,这也使他们比任何别的生物都了解城市中暗巷和角落。再加上他们高超的潜行和偷听技术,城市里没有任何风吹草动能逃过 Nosferatu 的耳目。而且由于共同的残疾和受到的蔑视,Nosferatu 的成员间极其的团结,这里不会有在其它氏族中随处可见的争斗。由于他们的团结一致,你如果得罪了他们中的一个成员也就等于得罪了全部的 Nosferatu 成员--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Toreador 族》托瑞多族   

Toreador 有着很多的别名,包括“坠落者”,“艺术家”,“装腔作势者”,甚至“享乐主义者”。但是任何概括的归类都是对这个氏族整体的一种歪曲和伤害。按他们个人情况和当时情绪,Toreador成员涵盖了雅致与华丽,才华横溢与愚蠢可笑,富于幻想与闲游浪荡之间的种种情况。也许这个氏族唯一的整体特征就是成员都有着带审美感的热情。Toreador 的成员无论做什么事都充满了激情。在他们看来,永恒的生命应该被好好的享受。他们中间许多成员生前就是画家,音乐家或者是诗人。而其它更多成员则把数个世纪的时间用在对艺术创作的可笑尝试上。Toreador 成员和 Ventrue 成员一样喜欢待在上流社会。不过和领导密党的 Ventrue 的成员不同,Toreador 成员不喜欢那些枯燥无味的官场应酬。他们在上流社会活动是为了被注目和被赞美--而这一切来自于他们诙谐的言语,优美的举止和简朴但充满激情的生活方式。   

《Tremere 族》辛摩尔族

Tremere 是已知的氏族中历史最短的之一,它是在黑暗时代(Dark Ages)早期成立的。Tremere 最初的成员是一群渴望永恒生命的人类魔法师,他们不知是受到什么力量的帮助,竟然通过炼金术,魔法和一个 Tzimisce 长老的血得到了吸血的能力。不过他们很快发现自己原来的法术不再有那么大的威力。但通过学习和奉献,他们掌握了一种新形式的魔法-- Thaumaturgy。这种魔法是借助血的力量完成的。由于他们成为吸血鬼的方法,他们成为了其它吸血鬼氏族的敌人。不过,由于 Tremere 成员在抵挡人类挑起的“超自然生物歼灭战争”(Inquisition)中所作的贡献,以及他们严守潜藏戒律(the Masquerade),Tremere 终于在密党中有了一席之地。在密党中,Tremere 用他们魔力证明了自己是强大的盟友--当然,也可能是危险的敌人。事实上,Tremere 为密党使用他们魔力的次数和为了自己使用的次数差不太多。   

《Ventrue 族》梵卓族   

文雅,贵族化的 Ventrue 是密党的领导者。他们维护着密党的基础,在密党最危险的时候指挥成员们度过难关。即使到了现代,大部分城市的亲王也由 Ventrue 的成员担任。在古代,新的 Ventrue 成员要在贵族,富商或者其它上流社会成员中挑选。到了现代,则从商业世家的成员,社团领导者或者政治要人中选出。不管他们生前是干什么的,Ventrue 成员负责贯彻监督古代戒律的实行,并且决定密党的方向。如果你问一个 Ventrue 成员他们氏族所起的所用,那么他会回答说潜藏戒律全靠他们来维持执行,如果没有他们潜藏戒律就不会被执行,如果潜藏戒律不被执行那么血族将不复存在。虽然他们和Toreador 成员一样经常出现在上流社会,但他们对炫耀自己和闲谈不感兴趣。有些其它血族误认为他们傲慢而贪婪,但是对于 Ventrue 成员自己来说,领导人的角色带来的负担远比荣誉要多。

魔党氏族:   

《Lasombra 族》勒森巴族   

Lasombra 是优雅的坠落者,其中的成员对此也甚感满意。在他们身上,优雅与残忍并存,高贵与颓废同在。Lasombra 也是天生的领导者,而且他们相信自己比别的同类都要强的多。在原来的 Brujah 族领导人背叛无政府主义者(Anarchs)之后,Lasombra 开始领导魔党。几乎所有的魔党摄政者都出自Lasombra。他们指导(有时是鞭打)着魔党,使之成为一个不会缓和的力量。Lasombra 成员认为自己有着对于初拥(the Embrace),谋杀以及兽性爆发(Frenzy)的权力及权威--很多 Lasombra 成员成员会问,如果你想要做个吸血鬼,那么怕这些事干吗?此外,Lasombra 成员大都参加了某个系群(Pack),并且靠这个提升自己的力量。Lasombra 和 Tzimisce 不同,他们并不蔑视抵制一切人类,只不过觉得由自己来控制那些家伙比较有趣。

《Tzimisce 族》吉密魑族   

如果说 Lasombra 是魔党的心脏,那么 Tzimisce 就是魔党的灵魂。他们曾经是所有氏族中最强大的,但是在与 Tremere 的斗争和无政府革命中,他们受到了重创。革命过后,Tzimisce 与 Lasombra 一道成立了魔党。Tzimisce 可以通过异能改变自己的外貌,这使得他们周围的血族总是心神不定。“魔王”这个外号就是那些受到惊吓的血族给 Tzimisce 起的。但事实上 Tzimisce 是所有血族中最具学者气质的,其中的成员大都受过高等教育。他们对于知识有着极强的渴望,年长的 Tzimisce 成员可能是世界上知识水平最高的生物之一。 Tzimisce 对于魔法就像对于科学一样的精通,不过,水平比不上Tremere。Tzimisce为了了解吸血鬼的本质,做了数不清的可怕试验,试验的对象包括了人和其他吸血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